摘要:已经有好多年了,我没有去探望新疆的秋天,内心充满了惆怅和念想。新疆的秋,是一幅绝尘于世的美丽画卷,那里,不仅有英雄树千年不朽的神话,还有白桦林婀娜多姿的童话世界。那里不仅有汪洋沙海的苍凉壮美,还有戈壁荒滩里红柳的回眸一笑。 十月,是探望秋天最好的时节。在这里,行者吕岛向您动员,带上假期,走进新疆吧,去感受自然之美,抱着秋天的色彩,温暖自由人生。 在新疆的秋意里,你可以去南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尉犁县,在离尉犁县50多公里之外,有一个罗布人村寨,那里有浩瀚的沙漠和千年不倒的胡杨林,也可以去轮台县领略塔里木河沿岸的胡杨盛景。 在新疆的秋意里,你还可以去北疆的喀纳斯和禾木乡,在那里,你可以在白桦林里寻找童话里的故事,倾听白桦林里的烂漫生命。 在新疆的秋意里,你还可以行走在辽阔高远的戈壁滩上,和曼妙的时光一起,感知人类的渺小和自然的浩淼。 9月20日至30日,去北疆问秋最合适。10月10日至25日之间,去南疆库尔勒去探望胡杨最恰当


    
 
《胡 杨》
 
站在人类的对面,每一棵胡杨
都是顽强的名字
在荒丘野滩上睡过的人都心动过
胡杨,照亮了千年的沙漠
  
从出生那时起,它就没有消亡
秋天,以风的萧瑟和它的名义
吹向大地深处和岁月的裸体

那些流泪的最后时刻
所有的人都曾经快乐过
那些关于水与树的真实故事
使人想起人间生命的尾声

胡杨,在诗歌里一转身
世上就少了一千年
潜入梦想,胡杨的祝福
点亮了爱的呼吸和世间的道路
 
   新疆克拉玛依
       2003.9.20
 
 


 

  《禾木的老秋》
 
秋天总是这样衰老而炫耀
流失的记忆,多么粗糙
一生的时光,栖满了寒冷
越来越多的走路人
喜欢在幽静里寻找回乡的路

阳光,像茂密的名字
穿过了禾木的晚风与村庄

在月光的小道上,童话醒了
我的声音回到了少年
与心灵相依,我的纯洁和善良
终于可以散落在往日的田野

禾木,像古老的情种
只有老实巴交的秋天
能够理解生命的脆弱

不知道被谁看过,一种泪水
走上了树梢,还会掉在地上

禾木的白桦林,是童话的故乡
关于我以及所有读诗的人
都会在诗心里摸一摸树叶
猜一猜,春天从哪枚叶上归来
 
 
         新疆禾木
      2003.10.l
 
 
 


 
 
《富蕴的小溪》

  小溪很壮,随着秋的生活
  在沟壑里翻来覆去
  蓝色的水面上
  泛卷着一种什么消息
  谁看到了衰竭的呻吟
 
   一场阳光过后
   枯草,还有辽阔的人生

   突然想起空旷的小木屋
   死亡和平静,风和波澜
   一起汇聚了脱俗的秘密

   泪光、温暖和黑夜里的积蓄
   在澄净的身体里穿越
   无忧无虑的赞歌,迷路了
   我耐心敲碎一粒空间
   远道而来的遐思
   跟我一样喜欢聆听古朴与纯净
 
         新疆富蕴
       2000•10•12
 
 
 
 
   
《塔克拉玛干》
 
  那一片汪洋,像白昼里的河流
  喜欢它的种子,自由和傲慢
  喜欢它的风,  嘶喊和欢快
  风的方案与自由的忧伤
  成了枯蓬、大漠蠕动的绸缎

  我能替谁回答少年的理想
  塔克拉玛干游移在地球的脊髓里
  给生命的主题写下空旷与绝望
  我能找到什么证据
  多少年不曾归来的痕迹
  是不是一盏盏被水熄灭的神灯

  好大的沙丘,好一片沉寂
  浩浩荡荡的岁月
  从大漠的脚印里往外奔走
  像人衰老的故事,越走越沉重
 
        新疆塔克拉玛干
         2000.9.20
 
 
 


 
 
《和天山背对背》
 
一个人躲在天山之外
翻遍林子和泉声
听起了阳光在石头上滚动
我不曾以为人世有多么纯洁
一个人看见的世界
被洁白的旷野关闭了念想

向秋天低低头
向那片白云打问天山的故事
我相信自己
确实在千年修养里停留过

看见大鸟的啼唤
我不敢怀疑
天山的秀美,绝尘于世
 
 
      新疆天山
     2006.10.16
 
 
 
评论区
最新评论